当前位置: 首页 - 产品展示-鑰佸尯濂戒簨浠?
 
黔江老区打通文化惠民“最后一公里”
 
发布时间:[2014/9/20]
 

 

黔江:打通文化惠民“最后一公里”

 “南溪号子、后河古戏、后坝山歌……”地处武陵山腹地的黔江曾孕育了光辉灿烂的民族文化。而随着改革开放的步伐加快,地处偏远武陵山区的群众深感跟不上时代步伐,信息闭塞,渴求先进技术和文化知识浸润。

为了不断满足群众日益增长的文化需求,近年来,黔江区通过持续加大财政投入,着力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积极支持“精品节目”打造和群众文化发展,打通文化惠民“最后一公里”,将公共文化服务真正送到群众身边,更好地浸润百姓“心田”。

完善体系,把文化服务送到群众家门口

“全区的文化投入达5292万元,较上年增长8%,文化投入实现逐年增长。30个乡镇、街道都建起了文化站和文化服务中心,218个村、社区都有了文化活动室,广播村村响、电视户户通工程通达率高达97%……”一串串数字的背后,是区委、区政府为促进全区文化事业的发展所作出的不懈努力,也是全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日益完善的体现。

“以前要查点农业生产技术方面的资料,还要坐半个多小时的车到城里面新华书店去,现在图书室设在我们家门口了,还有电脑可以免费上网查找,真是方便得多了”,冯家街道鱼滩社区的群众讲出了心理话。文化站和文化室等基层文化设施,既是基层公共文化服务的有效载体,同时在推动科学技术普及、丰富农村文化活动等方面起到了不可代替的作用。

让群众能在家门口得到文化浸润,既是老百姓的希望,也是区委、区政府不懈奋斗的目标。据了解,从2011年起,区财政分别按50万元、5万元、1万元的标准,对实现免费开放的图书馆、文化馆和乡镇文化站、村文化室予以补助,保障其运行;同时对未纳入补助范围的社区文化室,由本级财力安排经费购置了相应的设施设备。目前,全区图书馆、文化馆、乡镇文化站和村、社区文化室全部实现了免费开放,覆盖城乡的基本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基本建立。

重点支持,打造文化“特色菜”

“一桌丰盛的文化大餐,不仅要有图书馆、文化馆、乡镇文化站和村、社区文化室等健全的文化体系,更需要一些叫得响的精品节目作点缀”。区财政相关负责人介绍,在支持健全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基本上,同时更加突出重点、突出特色,着力打造文化“特色菜”。

“喝你一口茶呀,问你一句话,你的那个爹妈舍,在家不在家……”,一首地道的《六口茶》为黔江民俗文化走上央视舞台。近年来,黔江区围绕民族文化的传承和保护,积极宣传和弘扬土家特色文化,诸如土家山歌、后河古戏、马喇号子、打镰萧等极具土家特色的文化符号开始慢慢走进公众视野。

重庆市民族歌舞团成立后,在各级政府大力扶持下,迅速成为了展示和推介土家文化的重要平台。2013年,区财政结合精品节目打造,加大对市级民族文艺院团的扶持力度,先后投入240余万元,为歌舞团添置了演出设备,支持重庆市民族歌舞团先后在国内外如重庆、青岛、湖南、巴西等地演出40余场,打造多部具有重要影响力的民族文化精品。大型舞台剧《母亲的火塘》登上了全国群众文化活动的最高舞台—“群星奖”的舞台;大型民族歌舞史诗《云上太阳》,被评为重庆市第四届艺术节“舞台之光”,并应邀参加了巴西举办的“中国.文化月”活动,在巴西9个城市巡演17场。多个原创精品节目,已成为黔江区文化服务的“特色菜”。

服务大众,搭建文化“百姓舞台”

“群众喜欢的活动,就是我们要支持的内容”。区财政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去年,区财政投入了130余万元添置了音响、话筒等设备,积极支持群众自发组织的文化活动,为群众文化活动的开展提供必要条件,将舞台建到群众身边。

跳坝坝舞、摆手舞,唱山歌……这些夜幕降临或者周末闲暇之余,随处可见载歌载舞的人群,已成为大家喜闻乐见的文化文娱活动。

据了解,2014年春节举行了“送演出进基层”系列活动15场,此外还开展了送文化、送电影、送演出下乡等系列活动,在城乡之间建起没有围墙的“大剧院”;让普通群众在家门口,也能享受到一场场丰富的“视觉盛宴”和“文化大餐”。

以奖代补,资金分配与绩效挂钩

如何让有限的资金用得更好?如何发挥财政资金的最大效益?一直是相关部门的努力方向。

2012年,区财政局会同相关部门对全区30个镇乡文化站和文化服务中心进行调研的基础上,相继出台了 “两馆一站”免费开放专项资金管理办法、村文化室运行经费管理暂行办法,公共文化服务单位免费开放考评办法等制度文件,规范文化专项资金的运行,细化考核内容,强化考核结果的应用。

“以前资金分配上多是以补助为主,但调研发现,单纯的补助,不利于调动工作积极性,存在干好干坏一个样的问题,为此,引入采取以奖代补的方式,将资金分配与绩效‘挂钩’,加大对活动开展成效较好的乡镇的奖补力度。”据了解,近年,区财政整合农村文化建设资金,对农村特色文化活动给予有力支持,并视活动开展情况加大扶持力度,从而在资金分配、管理等各环节都更加注重了财政资金使用绩效。(通讯员 杨明  记者 段儒贤 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