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璋冪爺鎶ュ憡
 
[重庆日报]对重庆武陵山区扶贫攻坚工作的调查与思考之一
 
发布时间:[2013/1/3]
 

抓住机遇 打好武陵山区扶贫攻坚战
本报评论员
     从今日起,本报将连续推出8篇“对重庆武陵山区扶贫攻坚工作的调查与思考系列报道”。这组报道,将全方位反映我市武陵山区经济社会发展的现状,展示波澜壮阔的扶贫攻坚历程,探讨新时期扶贫攻坚的新思路。
     今年5月,国务院召开武陵山片区扶贫攻坚工作座谈会,决定率先把这里作为扶贫攻坚的主战场。温家宝总理强调,要真抓实干,尽快改变武陵山区的落后面貌!一项重大的国家战略全面启动,巍巍武陵山迎来了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
     曾被文人描绘为“世外桃源”的武陵山区长期与贫穷落后为伍,“养儿不用教,酉秀黔彭走一遭”,就是对其贫困状况的生动写照。重庆直辖以来,历届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武陵山区脱贫发展,进行了一系列扶贫开发,也取得了很大的成效。但是,武陵山区还没能根本改变“在落后中发展,在发展中落后”的状况,仍然是全国、全市连片特困地区。摆脱贫穷与落后,走上致富之路,是武陵山人世世代代的美好愿望。武陵山区新一轮扶贫开发战略,彰显了我们党让全体人民共享改革开放成果的执政理念,让武陵山区人民看到了脱贫致富奔小康的巨大希望。
实施扶贫攻坚,改变武陵山区贫穷落后面貌,是完成中央赋予的重大使命的战略举措,是实现科学发展、富民兴渝的必由之路。直辖之初,中央向重庆交办的“四件大事”之一,就是“扶贫开发”;2008年,胡锦涛总书记的“314”总体部署,又赋予重庆“加快”、“率先”的重大历史使命。
      统计数据表明,重庆武陵山区7个区县的GDP总量还赶不上主城一个区,是全市基础条件最差、发展水平最低的地区,成为重庆经济社会发展的短板和软肋。因此,重庆要实现“科学发展、富民兴渝”,完成中央交办的重大任务,就必须打好武陵山区扶贫攻坚战,加快缩小区域差距,加快破解城乡统筹难题,在西部地区率先实现全面小康社会。
       探索武陵山区扶贫攻坚之路,对全国连片特困地区的扶贫开发,也将产生重要的示范作用。武陵山区的贫困问题存在着区域性、综合性、复杂性特征,中央对武陵山区扶贫攻坚给予重点支持,在这里率先开展区域发展与扶贫攻坚试点,也是为全国新一轮的扶贫工作探路——深入探索区域发展和扶贫攻坚的新机制,下大力气解决制约贫困地区发展的突出问题,释放贫困地区的发展潜力,促进全国最困难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
       实施扶贫攻坚,改变武陵山区贫穷落后状况,我们要脚踏实地,因地制宜。武陵山区之所以贫穷落后,有自然环境恶劣、基础条件薄弱等客观因素,也有人口素质有待提高等主观因素。因此,一定要实事求是,从实际出发,打好扶贫攻坚战。
      教育是基础是未来,是扶贫脱困的治本之策。除了大力发展基础教育,提升贫困人口的整体素质外,目前,还要集中力量发展职业教育,拓宽贫困人口的就业面,使其尽快脱贫致富。针对基础设施落后导致生产、生活不便,影响投资环境和民生改善的“老大难”问题,要以超前的视野,谋划基础设施建设,为武陵山区铺就脱贫致富路。要通过走出有特色的新型工业化之路,增强武陵山区的经济实力。要发挥武陵山区劳动力、资源的优势,大力发展农副产品加工、现代生物医药等“无烟产业”、“绿色生态产业”,增强发展的比较优势。要利用得天独厚的旅游资源,大力发展旅游业,带动广大农民增收致富。
     机不可失,时不我待。我们要认真贯彻中央精神,倍加珍惜发展机遇,认真用好发展机遇,着力解决瓶颈制约和突出矛盾,加快武陵山区发展和脱贫致富步伐。武陵山人也要继续发扬“宁愿苦干,不愿苦熬”的“黔江精神”,苦干、实干加巧干,加快脱贫致富奔小康,用自己的双手,彻底改变武陵山区贫困落后的面貌。
 
披荆斩棘扶贫路
——对重庆武陵山区扶贫攻坚工作
的调查与思考之一
 
 
     本报记者 王海达 颜安 项菲菲
     巍巍武陵山,绵延八百里。
     2000多年前,东晋大诗人陶渊明在其《桃花源记》里,以“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的优美文字,将此地描绘成一片美丽、和谐的世外桃源。
     然而,现实中“桃花源”所在的武陵山区,在过去2000多年里却一直与贫困相伴。民谚“养儿不用教,酉秀黔彭走一遭”,更是对武陵山区贫困状况苦涩而形象的描绘。
    扶贫,是一项世界性的难题。在到处是崇山峻岭、封闭落后的武陵山区搞扶贫开发,更是难上加难。
     1997年直辖以来,历届市委、市政府以“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无畏气概,持续打响了一场扶贫攻坚战。15年间,在黔江、酉阳、秀山、彭水、石柱、武隆、丰都等地处武陵山区的7个区县(自治县),广大干部群众自强不息、奋发有为,经济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人民生活水平大幅提高。
     但是,和周边地区尤其是经济社会飞速发展的重庆主城相比,武陵山区7区县不仅仍属贫困区县,差距更有扩大之势。
     2011年11月15日,国务院决定率先在武陵山片区开展区域发展与扶贫攻坚试点。对重庆武陵山片区7区县来说,新一轮的扶贫号角已经吹响。
     破解老少边穷地区贫困问题的“试验田”
     武陵山区是我国内陆跨省交界地区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的少数民族聚居区,同时也是国家西部大开发和中部崛起的战略交汇带,在这里进行区域发展与扶贫攻坚试点,有利于实现跨区域规划布局,助力重庆探索城乡统筹发展路径
    横跨渝鄂湘黔的武陵山区,面积达17.18万平方公里,人口3645万人,是集革命老区、民族地区、贫困地区和大山区、深山区于一体的连片特困地区。
这里山地多、平地少。山地丘陵面积占到了80%左右,耕地多在坡度25度以上,土地贫瘠,耕作难度较大。
      这里的生态环境相当脆弱。石灰岩分布广泛,水土流失面积和石漠化面积分别占到了50%和18.8%,自然灾害频繁,严重制约了当地经济社会发展。
      在这里,因病、因灾致贫、返贫的案例举不胜举。“脱贫三五年,一灾回从前”、“救护车一响,一头猪白养”,便是当地人对这一现象的生动描述。1990-1992年,武隆连续三年遭遇干旱,当地返贫率年年都在50%以上;1993年的低温阴雨灾害,则使武隆当年返贫率达到了惊人的73.3%。
      武陵山区积贫积弱,改变武陵山区的贫困面貌、帮助当地群众致富奔小康,意义重大。在中国版图上,武陵山区正处于西部大开发与中部崛起两大战略交汇地带,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状况,对区域协调发展,对新形势下的政治稳定、民族团结、边疆巩固、社会和谐、生态安全,影响深远。党中央、国务院选中此地进行全国区域发展与扶贫攻坚试点,便如下围棋布下一粒攸关全局的“棋筋”。
在武陵山区连片扶贫攻坚上取得突破,也是重庆顺利完成城乡统筹改革试验任务必须下好的一步棋。
重庆集大城市、大农村、大山区、大库区于一体,近年来经济飞速发展,几乎可以看作是中国经济腾飞的一个缩影。5年前,重庆被确定为“国家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承担着在城乡统筹发展上出经验、出路径、出成果的重任。对重庆而言,要下好这盘棋,难点不在“城”,而在“乡”。
作为全市最贫困的区域之一,武陵山区7区县是重庆城乡统筹发展的重中之重。如果不能实现武陵山区7区县的整体脱贫,重庆腾飞就如少了一只翅膀,建设城乡统筹发展的直辖市、在西部地区率先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自然也无从谈起。
    也正是因为这样,去年底以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国务院副总理回良玉先后亲往武陵山区进行调研并发表重要讲话。今年6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重庆市委书记张德江专程前往重庆武陵山区调研,对下一步发展和扶贫攻坚作出重要指示。围绕武陵山区7区县脱贫致富这一主题,重庆各级各部门立即行动起来,一系列深入细致的工作正在展开。
循序渐进的重庆探索
     从“越温达标”到贫困村攻坚,再到探索片区开发,重庆直辖15年来,扶贫思路不断升级,眼界日益开阔,实现了从点对点式帮扶,到跳出扶贫抓扶贫的转变
 
     对武陵山区7区县的脱贫与发展,重庆历届市委、市政府都予以了高度重视。
    扶贫开发没有现成模式,重庆“摸着石头过河”,从贫困户到贫困村,再到贫困片区,扶贫重点不断进行调整。从“输血”式资助到“造血”式帮扶,破除贫困地区交通瓶颈,完善贫困村基础设施,提高贫困农民素质,培养职业技能,思维日益开阔,思考逐渐成熟,思路不断清晰,逐步探索出了一条以发展经济推动脱贫致富、以区域发展带动扶贫开发、以社会保障稳定解决温饱、以创新机制提高扶贫成效的扶贫道路。
     1996年,重庆直辖态势渐明,开始代管原万县市、涪陵市、黔江地区,全市贫困人口陡增,吃不饱、穿不暖的贫困户就有366万人。针对这一情况,市委、市政府制定并组织实施《重庆“五三六”扶贫攻坚计划》,明确提出从1996年起到2000年底,用5年时间,基本解决全市农村366万贫困人口的温饱问题。
    “‘越温达标’这个目标就是那时提出来的。”时任市扶贫办主任莫官元回忆,“市里决定从贫困户入手,集中力量解决一家一户的吃饭问题,发展农业特别是粮食生产。千头万绪,温饱第一。”
当时市里的基本战略是,稳定和扩大粮食种植面积,抓好中低产田土的改造,提高粮食单产和粮食人均占有量,尽快解决群众的温饱问题。为此,市委、市政府制定了针对性极强的措施,包括重点发展投资少、见效快、覆盖广、效益高,有助于直接解决群众温饱问题的种植业、养殖业和相关加工业,走农业产业化道路,以及有组织的劳务输出等。
      在全市上下的努力下,“越温达标”攻坚战取得了丰硕成果。
      到2000年底,全市18个贫困区县整体越温达标;一年后,全市农村贫困人口由直辖前的366万下降到109万,贫困区县农民人均纯收入达到1475元,比直辖前增长87.9%。与此同时,贫困地区整体经济实力明显增强,地区生产总值、地方财政收入分别比直辖之初增长77%、236%,增幅高于全市平均水平。
    “越温达标”后,我市扶贫攻坚重心随即转向对贫困村的整村推进。2001年,第二届市委、市政府经过仔细调研后,以《中国农村扶贫开发纲要(2001-2010年)》为指导,向全市3270个贫困村每个村投入20万至40万元专项扶贫资金,帮助修建基础设施、发展产业,增强自我发展能力。
第三届市委、市政府延续了这一思路。在“十一五”期间,我市重新确定了2000个贫困村,并提出“千村脱贫”计划。每个村除安排100万元专项扶贫资金外,还整合交通、水利等各类资金,向每个贫困村的投入至少600万元,强力推进整村脱贫。
    有了充足资金,“千村脱贫”工作进展顺利:2010年,第一批266个贫困村完成脱贫验收,平均投入达到1100万元左右。据市扶贫办统计,同时进行的716个贫困村共投入专项扶贫资金7.2亿元,整合相关部门资金29.1亿元,启动实施各类扶贫项目8000余个。
     在强力推动整村脱贫的同时,重庆的扶贫理念不断升级,提出了连片扶贫的构想。
     2007年5月,时任市委书记汪洋在市第三次党代会报告中提出:重点抓好渝东南等集中连片贫困地区的扶贫开发。
     市扶贫办人士介绍,连片扶贫开发思路的提出,是基于贫困村较为分散、单靠扶持行政村难以改变整个片区的贫困面貌的现实情况,进行的一次战术调整。在此之后,一系列探索很快铺开:武隆仙女山片区、秀山太阳山片区、黔江浦花河流域都进行了片区开发试点,并打破行政区划界线,在大武陵山区探索跨区域协作的可行路径。
     这种探索得到了国家的认可,并最终促成了国家在武陵山区进行连片扶贫开发的先行先试。2009年,国发3号文件明确要求,协调渝鄂湘黔毗邻地区成立武陵山经济协作区,组织编制区域发展规划。2011年3月,《武陵山经济协作区发展规划(初稿)》正式诞生。
    今年6月,市委、市政府又抓住历史机遇,围绕建设全国特殊困难片区扶贫开发示范区和武陵山片区扶贫攻坚先行先试目标,编制印发了今后10年全市扶贫开发规划,对贫困地区基础设施建设、支柱产业培育、专项扶贫开发、基本公共服务及社会保障体系等进行了统筹规划,提出了745个重点项目,总投资达1.76万亿元。
     在此基础上,我市还在武陵山区7区县启动了一批基础设施、特色产业项目,通过在每个区县规划推进1-2个小片区,每个片区投入市级以上财政扶贫资金1200万元,带动区县整合专项投入1亿元,整合市级部门行业资金100亿元,因地制宜推进片区水、电、路、气、房、环境改善“六到农家”,片区扶贫攻坚实现了良好开局。
    直辖15年,重庆武陵山区7区县经济社会发展成绩斐然
     经济总量增长9倍,农民人均纯收入翻两番,空中航线、高速路从无到有,脱贫致富有了特色产业支撑
     直辖15年,是武陵山区7区县经济高速发展的15年,是人民群众生活水平提高最快的15年。
这是历届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正确领导的结果,也是当地广大干部群众奋发图强、苦干实干的结果。在扶贫攻坚中,各族人民充分发扬“宁愿苦干,不愿苦熬”的“黔江精神”,不等不靠、发奋图强,成为我国贫困地区脱贫致富的一面旗帜。
     15年来,武陵山区7区县经济总量迅速增长。7个区县地区生产总值之和从71.6亿元增至642.6亿元,增长9倍;农民人均纯收入从1009元增至5300元,翻了两番还多。2011年末,武陵山区7区县人均地区生产总值达到18520元,地方预算内财政收入95.7亿元,比直辖当年增长21.5倍。
15年来,武陵山区7区县交通设施全面改善。市委、市政府将当地基础设施建设优先纳入全市规划,渝怀铁路、渝湘高速公路、黔江舟白机场、乌江彭水航电枢纽等重大交通项目相继建成,终结了当地无铁路、无高速、无机场的历史。
     15年来,武陵山区7区县脱贫增收有了产业支撑。过去,这里农业耕作方式落后,工业基础薄弱,整个片区的骨干企业仅有一家黔江卷烟厂。如今,我市每年投入20亿元以上,在当地重点发展中药材、草食牲畜、高山蔬菜、烟叶、林果五大特色产业,每个区县集中扶持2-3个特色产业,相继建成了黔江生猪、酉阳乌羊、石柱兔、秀山金银花等特色产业基地,老百姓增收有了更多的门路。
15年来,武陵山区7区县社会事业不断完善。直辖之初,当地初中及以上文化程度的农村劳动力仅35.4%,文盲、半文盲农村劳动力比例则高达14.5%。通过扶贫开发和集团式帮扶,今天的武陵山区7区县已全面实现“普九”,成人文盲率下降到2.2%。所有乡镇都设立了卫生院,78%的村建立了村级卫生室,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参合率达89.73%。
     对生活在武陵山区7区县的老百姓来说,生活质量的提高是实实在在的。吃穿不愁了,出行容易了,看病方便了,幸福感一年高过一年。“养儿不用教,酉秀黔彭走一遭”已经成为过去。
缩小与本市先进地区日益扩大的差距,是重庆武陵山区7区县的紧迫任务
     7个区县地区生产总值之和难及主城一区,与主城及渝西地区差距仍在扩大。如何实现跨越式发展,跟上先进地区的发展脚步,是摆在重庆武陵山区面前的一道全新课题
     进步有目共睹,但与我市先进地区比,底子薄、起步晚的武陵山区7区县,至今仍是最贫困的地区之一,仍未摆脱“在落后中发展,在发展中落后”的困境。
     2011年,武陵山区7区县的地区生产总值之和为642.6亿元,在全市地区生产总值中只占到6.5%,还不及主城一个区。
     与同处武陵山区的部分外省地区比,重庆武陵山区区县也只能排在后面。2011年,7区县中经济实力最强的黔江区,财政收入为22.9亿元,不及武陵山区怀化、恩施、张家界、铜仁、湘西等5个地市州;一般预算财政收入,黔江为12.62亿元,排名仍是倒数第一,且比排名倒数第二的张家界市少6亿元。
     差距在扩大,扶贫成本却在不断上涨。据扶贫部门测算,1万元扶贫款,上世纪80年代可帮助15人脱贫,到上世纪90年代只能帮助8人脱贫,如今则只能帮助1个人脱贫。
     按照国家制定的贫困线标准,重庆武陵山区贫困人口达55.3万人,占全市的1/4,贫困发生率达16.8%,比全国、全市分别高出3个和4.8个百分点。值得一提的是,这些贫困人口中,有一半生活在高寒偏远地区,有10多万人低于年收入1144元的绝对贫困线,占全市绝对贫困人口总数的30%。
    教育、卫生、文化等社会事业发展缓慢,群众看病贵、上学难、文化生活贫乏等问题,在武陵山区7区县也十分突出。目前,这一区域每千人仅拥有1.9张卫生机构床位,远低于全市平均水平。城市功能设施、公共安全应急设施等,也严重不足。
    此外,作为扶贫攻坚的主体力量,武陵山区7区县的贫困户收入水平低,扩大再生产能力弱,不少人观念保守,依赖心理和小农意识较为严重。而农村青壮年绝大多数选择外出务工,“三八六一九九”部队(妇女、儿童、老人)在家留守的现状,也使得一些扶贫项目如道路、水利设施建设缺乏足够的劳动力支撑。
    市扶贫办人士认为,尽管武陵山区扶贫开发难度很大,但随着武陵山区成为国家区域发展与扶贫攻坚试点,中央和地方对当地新一轮扶贫工作都予以高度重视,一系列国家和地方性扶持政策已经或正在陆续出台,一个前所未有的历史机遇,已经出现在武陵山区7区县面前。
     一笑登天上,群峰俯脚跟。我们期待,武陵山区干部群众将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以更加开放的视野,更加饱满的精神,更加进取的态度,更加务实的作风,克服重重困难,为重庆的城乡统筹发展、为中国的西部开发、为新时期的扶贫攻坚路径探索,书写新的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