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璋冪爺鎶ュ憡
 
[重庆日报]对重庆武陵山区扶贫攻坚工作的调查与思考之四
 
发布时间:[2013/1/3]
 

昂起工业经济“龙头”
—— 对重庆武陵山区扶贫攻坚工作的调查与思考之四
 
                                             本报记者 罗成友 罗芸 夏帆
 
      武陵山区要不要发展工业?
 
      乘车穿行在重庆武陵山区,不少人会发出这样的疑问:青山如黛,碧水蜿蜒,发展工业,是否会对当地生态形成严峻挑战?山势绵延,地块零碎,发展工业,哪里有合适的“舞台”?
 
    在地处武陵山区的渝东南7区县,干部和群众却告诉我们:这个片区要整体脱贫致富,发展工业是必由之路!
 
    7月18日,来渝办讲座的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金碚表示,通过工业化提升区域发展水平,是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和地区走向富强和文明的一般性规则。
 
     作为带动区域经济发展的“龙头”,工业在武陵山区扶贫开发中,承担着重要使命。鉴于这一片区特殊的地理与生态条件,重庆武陵山区7区县该走一条什么样的工业化道路?
 
    答案是:走一条符合科学发展观要求的“绿色工业之路”。
 
    遭遇三大瓶颈
 
    7区县在发展工业上绞尽脑汁,但工业化进程依然慢如蜗行。交通、能源、思想观念,成为制约其工业发展的三大“瓶颈”
 
    重庆武陵山区7区县,发展方略各有侧重。有趣的是,包括片区经济实力最强的黔江、地质条件并不如意的彭水、以吃“旅游饭”而闻名的武隆在内,7个区县都默契地提出了“工业强县”口号。
 
     为了实现“工业强县”,各地使出浑身解数。酉阳曾举全县之力,组成专业招商小分队赴全国引项目;丰都由3名县级领导带队,在华东、华南和西南成立了6个对外经济合作联络处招商引资;彭水、武隆、石柱,为把交通最便捷的地块整治成工业园区,“踏平”山头、“挪开”河道……
 
     尽管与历史比较,7区县的工业发展有了长足进步,但与全市、全国的平均水平相比,有不小差距。
 
     据统计,截至去年底,人口、面积分别占全市13.5%、27.6%的这7个区县,地区生产总值约占全市的6.5%,全部工业增加值仅占全市的4%。
 
     工业不给力,区域发展更乏力。2010年,这一片区人均地区生产总值和农民人均纯收入分别仅为全国平均水平的33.8%和59.1%,与2001年的37.3%和62.7%相比,差距进一步拉大。
 
    是什么拖了7区县工业发展的“后腿”?
 
     答案是:既有“硬件”的欠缺,也有“软件”的不足。
 
    交通与能源,是两大硬件“瓶颈”。
 
     重庆武陵山区的7区县,是我市能源、矿产、动植物资源富集区,吸引着企业的目光。但企业入驻时,必须要考虑综合成本——交通、能源成本是其中最重要的两个因素。
 
    目前,渝湘高速、渝怀铁路的通车,打通了渝东南与重庆主城的交通大动脉,却只解决了通畅的问题,物流成本仍居高不下。从主城到秀山的渝湘高速路,总里程中的60%是桥梁、隧道,轿车过路费达200多元;货车每吨公里的物流成本为3元,比重庆主城高出六成。
 
     能源,则是工业发展的另一块“心病”。
 
     秀山县委书记代小红讲了这样一件事:一年多以前,一家多晶硅企业相中了秀山,但企业需要大量用电,秀山承诺确保企业有充足电力供应。可“恋爱”半年、就快“牵手”时,对方却表示要去云南保山“落户”:保山拿出两座水电站为该企业供电,每度电价格仅为0.28元,比秀山低了近两毛钱。
 
    除了价格,其能源的保障能力也较弱。记者在酉阳采访时住宿了3个晚上,其中就有两晚因下雨导致县城大面积停电。
 
    思想观念,则成为重庆武陵山区工业发展难迈的坎。
 
    “等靠要”的思想,还在部分干部身上时常见到。记者在某县采访时,一位干部抱怨招商引资太累,更愿意把希望寄托在市里:“市里引进了那么多的大型项目,如果‘安’一个到我们县里就安逸了!”
 
    缺乏科学的发展观念,项目往往沉沙折戟。几年前,酉阳曾引入某大型林浆纸项目,项目需要栽种大面积的速生杨作为纸浆原料。当时,酉阳人认为原料基地不是问题:该县满山遍野都可以栽树!事实上,速生杨需要大肥大水,而酉阳瘠薄的坡地不适合它们生存。一个看似“钱途无限”的大项目,最终夭折。
 
    处理好三个关系
 
    其特殊的地貌与生态,决定了传统的工业道路行不通,必须走新型工业化道路。在发展中,还必须处理好“富民”与“兴县”、“工业”与“农业”、“工业化”与“城镇化”这三个关系
 
    直辖前,重庆武陵山区的工业几乎是一张白纸。
 
    直辖后,市里扶持各区县建特色工业园,这里的工业才正式“破冰”。
 
    经过几年的发展,这一地区的工业有了长足进步,但也突出地表现出以水电、采掘业等资源密集型工业为主的特征。这类工业在区域工业产出构成中所占比重,远超全市、全国平均水平。
 
    市社科院企业研究所所长王秀模表示,这种结构特征是重庆武陵山区资源禀赋的必然要求,但也使得这一片区存在着对资源过度依赖的缺陷。起步较晚的重庆武陵山区工业,要发挥“后发优势”,必须走新型工业化道路。
 
    什么是新型工业化道路?
 
    党的十六大报告指出,实现工业化仍是我国现代化进程中艰巨的历史性任务,同时提出了符合国情要求、体现时代特征的工业化道路,即新型工业化道路:“坚持以信息化带动工业化,以工业化促进信息化,走出一条科技含量高、经济效益好、资源消耗低、环境污染少、人力资源优势得到充分发挥的新型工业化路子。”
 
    专家认为,走新型工业化的道路,必须处理好三个关系。
 
    首先,是要处理好“富民”与“兴县”的关系。
 
    7区县中,大部分的区县工业支柱产业都是“矿业”或“能源”。而区县发展这两类产业的积极性也相当高。某县为了利用石灰石资源建水泥厂,接连招商十几年。这种招商的热情,既有唤醒“沉睡资源”的良好愿望,也源于这类产业见效快、税收可观的“优点”。
 
    但目前这类产业的“缺点”也同样明显:经济前向和后向关联较弱,产业带动不明显,同时吸纳就业人口有限——这也是困扰武陵山片区产业结构调整的核心问题之一。
 
    专家认为,在全球资源稀缺性加剧、我国对资源需求快速增长的大背景下,矿业能源产业仍应是渝东 南重视的产业内容。但转变经济增长方式、提高产业发展质量应成为这类产业发展的重中之重。
 
     在稳定提升矿产资源加工业同时,更重要的是,在产业选择上,各地应侧重选择与一、三产业衔接更紧密的工业项目,构建起区域经济增长的产业链条。
 
     这方面,黔江区工业内部的产业结构调整较为成功。近年来,该区以丰富的农业资源为基础,积极引入雨润、润尔朵朵等食品加工企业,形成一、二、三产业联动。目前以雨润为核心,全区建起年屠宰量达200万头的屠宰场1家、肉制品加工厂1个,生猪原种场1个、二级扩繁场30个,发展年出栏100头以上的规模养殖场9400余个,相当于可带动3万名以上农民增收。
 
    其次,是要关注用现代工业手段提升传统农业的问题。
 
    重庆武陵山区的农业产值,仍占地区生产总值的15%左右,其中有相当比例是传统农业。用现代工业中的高科技手段改造传统农业,是走新型工业化道路的题中应有之义。
 
     红薯是酉阳的主要农作物之一,数百年来,它只是当地群众的口粮和饲料,并不值钱。佰亿实业看准酉阳及周边地区红薯种植面积大的优势,入驻酉阳泔溪工业园区,以每公斤0.5至0.6元的价格收购红薯。按亩产3000公斤计算,农民每亩有1500至1800元的收入。佰亿用红薯中的淀粉,制成手提袋、文件夹、快餐盒,可自然降解,成为塑料制品的替代品。目前,佰亿每年600吨的产能,需要10万亩以上的基地,可带动两三万户农家增收。随着“限塑令”的进一步推广,企业还将不断扩大基地面积。
 
     最后,是要处理好工业化与城镇化的关系。
 
     2010年,重庆武陵山区的城镇化率只有31.1%,远低于当年全市53.02%的水平。“工业化水平的提高需要人口的集聚,而人口的集聚又进一步促成工业的发展与提升。”重庆大学研究区域经济的向鹏成副教授说,“目前重庆武陵山区的城镇化率还较低,不利于工业的进一步发展。这需要政府在区域发展中,要关注工业与城镇化的‘同步’前进。”
 
    在一些乡镇,已开始出现人口聚集引来企业垂青的现象。酉阳县官清乡是个农业乡,离县城半个多小时车程。从前年开始,结合高山移民、新农村建设,乡里引导一些住在海拔800米以上、交通不便的散居农户搬下山居住。现已有几十户村民直接到乡场镇建房,引来浙江一老板“踩点”,准备在这里搞“小商品加工一条街”,发动留守妇女做“计件”。有一部分原来曾为下山找不到活路做而担忧的村民,见此情形,也准备下山居住。
 
    发展还需扬长避短
 
     要发展工业、迅速提升自身实力,还须扬丰富的农产品资源、劳动力资源所“长”,避单打独斗乏力、产业低水平同构之“短”
 
     面对对手,要以长击短;自我发展,则要扬长避短。
 
    重庆武陵山区之“长”,在于有丰富的农业和矿产资源。
 
     7区县,总面积达2.27万平方公里,海拔最低处仅200米,最高处近2000米。广阔的幅员面积、立体的气候条件,成为动植物的乐园。目前,这里已初步形成了以草食牲畜、烟草、绿色蔬菜、中药材为主的特色山地农业,也为农副产品加工提供了丰富的资源。
 
     在此基础上,各区县可重点谋划发展油茶、茶叶、烟叶、畜禽产品加工等;依托丰富的人工林、次生林等森林资源及资源再生能力,建设完善林浆纸一体化生产加工基地;根据现有的酉阳青蒿素、秀山金银花、石柱黄连等区域优势药材资源,发展医药化工产业;利用现代生物提取技术,建设中药饮片和医药中间体提取生产线,积极推进新药研制开发和医药保健品综合开发。
 
     在矿产资源利用方面,依托武陵山区的资源优势,各区县谋划适度发展锰、铁等地方矿产资源,延长产业链条;利用硅锰等矿产资源发展镁锰硅产业链,打造国内重要的工业硅材料生产基地,引导发展电子用、建筑用、陶瓷用、化工用等高附加值硅加工产品。
 
     重庆武陵山区之“长”,还“长”在有充裕的劳动力资源。
 
    7区县,总人口450万人,是我市劳动力资源较为富集的区域,为承接沿海和我市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提供了可能。
 
    近年来,武隆、丰都积极承接主城笔电配套、汽摩产业转移;酉阳、秀山则主动要求与主城、长沙等地的产业进行“对接”;除沿海加工企业外,黔江、彭水、石柱还将主城列入招商引资的重点区域。
 
    目前,7区县在建的重点工业项目有:黔江150万件汽车摩托车轮毂生产线、新型电子元件生产线,黔江、酉阳、石柱山区农用及矿山机械生产项目,秀山上千万台的手机产业基地、1亿只节能灯生产线、高档服装生产加工基地……
 
    扬“长”同时,还需避“短”。
 
    重庆武陵山区之“短”,“短”在发展中单打独斗,不易成气候。
 
    在7区县走了一圈后,许多人会发出感叹:这里大多数的区县,要找个发展工业的“地盘”太不容易了。在寻找地形与交通的最佳结合点后,彭水将工业园区设在了离县城20多公里的保家镇。为了拓出工业园区,县里不得不花费大量资金整治郁江河道,筑堤填土成平坝。而石柱也存在相似情形。
 
   “如果彭水、石柱能与地理条件较好的黔江、秀山等地合作,借鉴库区区县与主城合作的‘飞地’工业园模式,财税按比例分成,可能效果更好。”向鹏成说。
 
    在产业巨头入驻时,单凭区县一己之力,也很难完成从原料到精深加工的整个产业链。丰都引入的差异化纤维项目,是将植物纤维作为纺织原料进行加工。为便于运输,企业落户在了长江边上的丰都,但该县的山林资源远不能满足其建设原料基地的需要。根据规划,除丰都外,周边的武隆、石柱等地将建总面积为150万至200万亩的松林、竹林,满足企业需求。
 
     重庆武陵山区之“短”,还“短”在发展中,易在低水平上出现同构。
 
     秀山、武隆,100万吨;黔江,250万吨;彭水、酉阳,300万吨;石柱,600万吨;丰都,1000万吨——近3年来,7区县都利用境内的石灰石资源,陆续建成水泥厂,规模一个比一个大。
 
     长期研究工业企业的王秀模认为,从经济的内生增长来看,专业化导致的规模报酬递增,是经济增长的源泉;如果生产的专业化程度过低,往往易导致资源的配置和利用效率不高。因此,7区县的产业定位应当在区域范围内协同考虑,工业布局时不一定要“大而全”、“小而全”,而要根据比较优势在培育主导产业上下功夫,引导相关产业和企业在本地集聚,形成具有本地特色的工业增长极。
 
     未来属于“绿色崛起”
 
     重庆武陵山区是重要的生态涵养区。实现工业与生态环境的协调发展,实现区域经济的“绿色崛起”,既是眼前所需,也是为子孙后代着想
 
     “工业会破坏生态环境!”在不赞同重庆武陵山区发展工业的理由中,这是喊得最响、获得支持最多的一条。
 
     这一担心是有依据的。
 
      重庆武陵山区的生态承载能力有限:山地多,平地少,山地丘陵面积占80%左右,开发难度大、成本高;耕地多为25度以上的坡耕地,土地贫瘠,耕作难度较大;生态环境脆弱,水土流失严重,石漠化现象突出,水土流失面积和石漠化面积分别占50.0%和18.8%;自然灾害频繁,经济社会发展面临严重的环境制约。
 
     现实中,以牺牲环境为代价发展工业,已有区县交了“学费”。
 
     秀山地处中国“锰业金三角”,粗放型的开采,导致河流污染、稻田绝收。老板们赚钱走人,留下的却是当地居民生活环境的恶化。秀山曾算过一笔账:要将目前县内的污染治理到中等水平,所需费用大大超过前几年从锰矿中所获的税收总和。
 
     专家认为,这种传统的工业发展模式,片面重视资源的经济价值,忽略了环境的生态价值,导致了生态功能的缺失。作为中国腹心地带的生态脆弱区,环境的破坏往往具有不可逆性。从现存的生态环境和子孙未来的角度综合考量,这样的“学费”不该交、也不能交。
 
     工业与生态,是绝对的势不两立吗?有的区县开始探索,寻找工业与生态的最大“公约数”。
 
从去年开始,在武隆落户的企业,都会收到两棵大树作为“见面礼”。隐喻是:请在发展中,注意保护生态。
 
     现代工业的标志,不一定是烟囱林立、污水四溢。在武隆白马工业园,落户的全是机械装备制造、农副产品加工等“无烟工业”;已投产的企业中,大部分将污水处理后循环使用,无需外排。
 
     良好的生态环境,吸引了投资者的目光。目前,工业园区已有四联集团、江苏罡阳股份、安徽鼎泰等知名企业入驻。今年一季度,武隆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增长60.3%,位居全市首位。
 
      这,是一种自发的“绿色崛起”。过去以旅游为支柱产业的武隆,工业起步比其他区县更晚,尽量避免交“生态学费”;坐拥世界自然遗产,也使得该县不得不抬高企业进入的“生态门槛”。
 
     而未来,还将有更多的重庆武陵山区区县自发加入到这种“绿色崛起”队伍中来。
 
    “锦水纡萦绕翠峰,一湾一折碧溶溶。”元代诗人眼中的重庆武陵山区,如今大体上还保持着当年的姿采。
 
     武陵山区不能“变”!工业的发展,不能破坏它的秀丽容颜。
 
     武陵山区仍需“变”!在考虑生态承载力的前提下,她要走新型工业化道路,以工业为“龙头”,提高区域经济发展水平,带领更多武陵儿女脱贫致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