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鑰佸尯鍙茶瘽
 
石柱老区“神兵”传奇之一
 
发布时间:[2014/2/24]
 

石柱老区“神兵”传奇之一: 李大菩萨显神威

陈鱼乐  哈正武

川鄂边区的“神兵”又名“大刀会”,是广大贫苦农民不堪忍受国民党反动政府的繁重捐税和奴役、揭竿而起的武装组织。“神兵”活动于川鄂边区的恩施、咸丰、来凤、宣恩、利川、石柱、丰都、万县等地,其斗争矛头直指国民党反动官吏、军阀团阀、土豪劣绅、流寇土匪。19288月,“神兵”人数之众多,发展之迅速,来势之猛烈,行动之神速,除恶之坚决,在中共石柱县特支的统战策略下,“神兵”使川鄂边区反动势力惊恐万状,惶惶不可终日,在四川省(今重庆直辖市)农民运动史上写下了一段惊心动魄的历史传奇。

川鄂边区的“神兵”领袖李宽文,人们敬称“李大菩萨”。清末,他出生于渝东石柱革命老区湖镇乡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因缴不起繁重的苛捐杂税,受到本县桥头坝大恶霸地主、区长杨开甲的欺辱。李宽文不得不举家背井离乡,逃亡到湖北省利川县小河乡定居,以做篾活养家糊口。他为人仗义、勤劳扑实,且生性耿直、武艺高强,仇视劣绅恶霸,喜好打抱不平。 

区长逼民反 宽文领神兵

1926年春,张公夫子在咸丰县组建“神兵”,抗捐灭税打官兵。他前往咸丰五谷坪黑洞“神兵”总部,得到授旗,回到小河老屋基一带组建“神兵”大队,自任主理。

1928年春,李宽文带着100余名弟子进入石柱发展“神兵”组织,在三汇乡土老坪收徒弟谭治本(1885-1930.石柱三汇乡农民,其父靠贩盐起家,置有近百石田产,家境较富。谭熟读经书,武艺高强,仗义疏财,在当地颇有生望。拜李宽文为师后,任“神兵”协理。19302月,被国民党军警将住宅包围并放火烧房,谭与共产党员马新天同时遇难),委任其为协理,设置“神兵”分部,广招门徒,提出“抗捐灭税打官兵”“打倒恶霸劣绅”“勿贪勿淫”“贫富要均”等口号,得到了广大穷苦农民的拥护。在很短的时期内,先后在石柱县的三汇、六塘、洗新、黄鹤、马武、中益、官田、沙子、盐井、水田、三益、湖镇等10余个乡镇建立了“神兵”组织,数千农民平时务农,战时为兵,召之即来,战之拼命,声势浩大,锐不可挡。

  石柱“神兵”协理谭治本,被三汇乡一带的人称之为“宰口”,在当地颇有势力。其侄儿谭地平是桥头坝大土豪杨开甲的佃户,因一小事冒犯了主子,被抓到桥头场捆绑吊打、敲锣游街,使谭治本大伤面子。但杨开甲家大业大,其政治、经济及武装实力堪称石柱县之首,谭治本自知不是杨家对手。正在他怒火攻心、气愤难消之时,马新天奉张庚白(重庆南川县合图乡人。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5年脱党后加入国民党,任国民党南川县特委秘书等反动职务,破坏中共地下党组织,搜捕地下党工作者,解放后被人民政府镇压)之命,只身来到三汇乡土老坪,凭其渊博的学识和雄辩的口才,赢得谭治本的信任,被聘为“神兵”分部师爷。马新天时常帮助谭治本分析形势,针对其急于报仇雪恨的心理,劝他要审时度势,在力量对比悬殊之时不宜硬拼,并自告奋勇愿前往利川小河,请“大菩萨”李宽文带兵前来助战。谭治本见马新天如此爽快,感激不尽,便写了书信,派5名身手好的“神兵”陪同,前往利川拜会李宽文。李宽文自父辈起就深受杨家欺凌,早有报仇血恨之念,收到谭治本的信后,拍案而起,愿与马新天一道前往石柱,为谭治本打抱不平。

  7月中旬,李宽文率200余名精干“神兵”来到土老坪,与谭治本等人见面,在马新天的建议下,与谭治本来到平桥与中共四川省委派到石柱县担任特支书记张庚白会面。在反复分析石柱的形势后,拟定了在8月初举行暴动:首先歼灭下路坝团防大队;解除对土老坪“神兵”分部的威胁之后,再一鼓作气拿下桥头坝;在县城驻军增援桥头坝之时,再乘虚攻打县城的行动方案。

夜袭下路坝 诛杀秦介凡

  192884日,石柱“神兵”督办郎裕孝,根据中共石柱县特支的部署和李宽文的指令,召集三星伴月、五斗坝等地的几个“神兵”中队长以上头领,在三星观音洞开会,议定8日傍晚在观音洞集中,星夜袭击下路坝团防的作战计划。

  下路坝位于石柱县西南,距县城7公里,清末设乡,是石柱、丰都两县往来的必经之地,人丁兴旺、场镇繁荣,是石柱县重镇之一。下路坝团防大队是石柱县第二区的官办武装,下设3个中队,有兵丁120余人。大队长秦介凡,行伍出身,曾在军阀部队当过排长,喜好舞枪弄棒,深得区长郎子贤信任。秦投郎所好,在境内设置关卡,吃拿绅粮,勒索百姓,为虎作伥,是郎子贤门下的一条忠实走狗。为了防范境内民变,秦介凡将团防大队屯驻于四龙溪,与下路乡公所、江池镇区公所形成猗角之势。秦自任团防大队长以来,率队“剿匪”、“过五关斩六将”,都是得胜而归,没有挨过打,久而久之,使狂妄自大,对部属放任自流。兵丁吸毒赌博,偷鸡摸狗,寻花问柳,危害一方。百姓深恶痛绝,称下路坝团防为“烂团防”、“粪蛆兵”,咒其“挨千刀、不得好死!”

  89日晚,300多名“神兵”齐集于观音洞,正整装待发时,突然狂风大作,电闪雷鸣,暴雨如注。郎裕孝双手合拳,对众“神兵”朗声说道:“秦介凡恶贯满盈,天怒人怨,今日天公助我,诛杀秦贼。白马将军神威,刀枪不入!”众人摩拳擦掌,齐声喊:“杀!杀!杀!”在郎裕孝率领下,众“神兵”头裹白巾,身披蓑衣,从观音洞冒雨出发,五更十分抵达四龙溪,将驻扎在龙王庙的团防大队团团包围。此时,风雨交加,庙门紧闭,四周寂静无声。大队长刘元清带人从附近农家院坝里抬来一根粗大的圆木,几名“神兵”抬起圆木,轰然一声撞开了庙大门。郎裕孝刀锋一指,带头冲进庙门,“神兵”们争先恐后,向大殿和两厢猛扑过去,对酣睡在地铺上的团防兵丁猛烈痛击,用大刀砍、梭标刺、匕首捅、斧头劈。熟睡的兵丁遭到突入其来的砍杀,许多人在睡梦中便尸首分家,糊里糊涂地就做了刀下鬼。被惊醒的也不知发生了何事,只好抱头鼠窜。胆大的也拳脚相加,在黑暗中乱扑乱打。住在殿堂内室的3个中队长,迷朦中听到殿堂上人声鼎沸,来不及穿衣点灯,摸黑走进大殿,看到微明微暗之中都是零距离的格斗,咒骂声、呻吟声与庙外的风雨声交织在一起,情知不妙,举枪朝黑影乱打,皆被拥上来的“神兵”砍成肉泥。不到一个时辰,100余名团防兵丁大多数被砍死,只有少数人翻窗出逃。

  居住在距龙王庙100米之遥的秦介凡,在家宅中与姨太熟睡,朦胧中听到枪响,开初以为是雷声,随后又听到枪声传来,急忙从枕边摸出手枪,赤身裸体窜出房门,就见雨雾中一群黑影拥进院坝卷地扑来。秦介凡虽然经历过恶仗,但如此受袭尚属首次。惊恐之余,抬手举枪击倒近前的两名“神兵”,忽见寒光一闪,一把长矛直逼面门,急切之中用手一挡,正中右膀,手枪落地,顾不得伤痛,返身退回房内躲避。郎裕孝命“神兵”点火烧房,顿时,熊熊烈火映照四龙溪,将秦介凡连同他一家大小及多年搜刮的家产付之一炬。猖獗一时的下路坝团防大队,在倾刻之间便灰飞烟灭了。

二攻桥头坝 气死杨开甲

  “神兵”诛杀了秦介凡,歼灭了下路坝团防大队后,李宽文便与张庚白计议攻打桥头坝之策,决定在石柱县知事公署正忙于收拾下路坝团防队残局之机,乘胜出击,一举拿下桥头坝,捣毁杨开甲的老巢。

  816日,李宽文调集梨子坝、沙子关、石梁河、三汇场、六塘坝等地“神兵”2000余人,集结于大河嘴待命。杨开甲闻讯,急与桥头坝团首杨慕涛研究对策:一面派连长向朝寒带一个连的兵丁固守洞坎,堵住大河嘴通往桥头坝的要道;一面派亲信去悦来场,以3000块大洋的见面礼,请杨森部徐靖团发兵阻击“神兵”。

  17日凌晨,“神兵”分左右两路向桥头坝挺进。左路由谭治本率领,经田畈、下楠木沟时,突然遭到徐靖团官兵炮击。谭治本半膝跪地,向天高喊:“张公夫子、白马将军,刀枪不入!”指挥“神兵”向官兵阵地冲锋,在敌军轻重机枪的猛烈扫射下,伤亡100余人,败下阵来后随即充实右路。右路“神兵”在李宽文亲自率领下,经四方石,攻下羊角寨,再攻人和寨。杨开甲亲率200余名兵丁增援人和寨,凭借险峻地形和工事,远距离射杀“神兵”。李宽文见久攻不下,率“神兵”退回桥头场,次日撤回大河嘴。此次攻打桥头坝,杀死官兵和团防兵丁8人,伤40余人;“神兵”阵亡62人,伤150余人。

  “神兵”初次攻打桥头坝虽然受挫,但杨开甲更惧怕“神兵”复攻,除拿钱请徐靖团官兵驻守桥头坝保驾外,又请悦来场团防司令秦友恒带团队前来增援。李宽文在张庚白的鼓励下,决定重振旗鼓,再次攻打桥头坝。李宽文发誓:“不踏平杨开甲誓不罢休!”一面派人侦察地形道路,一面令川鄂边区“满户团”进行总动员,调万余名“神兵”集结于中坝场待命。

  824日凌晨,李宽文将“神兵”分为两路,第一路由谭治本率领,翻越大寨坎,从中嘴渡过龙河,攻上土地垭口,挖掘了杨家祖宗杨永基等人的坟墓后,直攻团首杨慕涛老巢。杨慕涛见“神兵”势大,来势凶猛,慌忙拖家带小,在一个排的兵丁保护下逃离桥头坝。“神兵”未找到杨慕涛,便放火焚毁了其在谭家湾、梨子磅、老屋基的几处庄园,随即向桥头场进攻。第二路“神兵”在李宽文的率领下,直抵牛厂坪,击溃悦来场秦友恒团队,接着挥戈马鹿寨,围攻徐靖团官兵。经过半天的激战,除团长徐靖在数十名警卫的舍命保护下逃离外,徐团被全歼。下午,李宽文率兵乘胜出击,向杨开甲的老巢铧头嘴进攻。杨开甲见大势已去,只好带着家小和100余名残兵败将,忙忙如丧家之犬,急急如漏网之鱼,不要命地往铁炉寨方向奔逃而去。“神兵”进入桥头场,一面开仓放粮,一面搜查杨家收刮的民脂民膏,并放火烧毁了杨开甲在铧头嘴、月亮坝、楠木沟的几处庄园。

  “神兵”两度攻打桥头坝,全歼徐靖团官兵,击溃悦来秦友恒团队,士气高昂,兵威大振。而杨开甲的“杨家军”所剩无几,庄园及家财损失殆尽,不仅受到军阀杨森的严厉痛斥,还拆巨资安抚阵亡的徐团官兵家属。闷气填胸,悲愤交集的杨开甲,因此而一病不起,精神恍惚,命悬一线。二年之后,就撒手到阎王殿报到去了。

攻占石柱城 夜逃王熙白

  杨森部团长徐靖从桥头坝狼狈逃到石柱县城,与驻防县城的团长白登基、县知事王熙白等谋划守城之策。白登基见“神兵”势大,将部队两个营移到离城3公里的灯盏驻扎,只留一个营驻鸡星庙守城,妄图在“神兵”攻城时,里应外合,一举将“神兵”围歼。

  829日上午,李宽文召集沙子关、黄鹤坝、马武坝、土老坪、六塘坝、梨子坝、五斗坝等地“神兵”3000余人,分别集结于大河嘴、下路坝两地,经张庚白、马新天动员后,向县城运动。留守县城的朱营长闻风丧胆,率部撤至后河岸子山防守。县知事王熙白见官兵撤离一空,心惊胆颤,傍晚时,在县衙里的几个亲随搀扶下,溜至长冲坝躲藏起来。天擦黑时,两路“神兵”从堤口、较场坝悄然入城,在玉带河两岸的老街、南门口、东岳庙、药王庙等地隐蔽起来,李宽文则带数十人入住南华宫。入夜,朱营长派人摸进城内侦察,探得“神兵”不多,便率领全营官兵淌水过河,向南华宫发起偷袭。尚未进入山门,忽见一群群模糊不清的人影从天而降。顿时,火把通明,喊杀声震天。“神兵”从四下里突然杀出,采取打头、拦尾、击腰,将朱营分割成3块,直杀得官兵尸横遍地,血流成河,官兵的尸体几乎堵塞了玉带河。人高马大的朱营长,被“神兵”用长矛从前心穿透后背,死于乱军之中。第二日晨,谭治本拿钱请乞丐头张春、李太带领50余人,用整整一天就近运埋官军尸体。

  830日清晨,“神兵”打开监狱,释放了被关押的犯人,进驻县衙,烧毁了征粮册簿,全城百姓自发地设香案迎接“李大菩萨”。31日,“神兵”在文昌宫大操场搭起大台子,李宽文健步上台蹲旗,号召石柱百姓起来“抗捐抗税打官兵”“杀尽贪官污吏”“惩治土豪劣绅”。李宽文还对集会的民众声明“神兵”纪律,即“忠神、忌贪、忌淫、敬老”。当场处决了为非作歹、调戏妇女、危害社会的黑道地痞张牛崽。宣布周树屏为县知事公署知事,栗新人邹国金、余远志为副知事。成立了县城“神兵”大队,冉广柏任大队主理,曾明昭任大队长,罗发林任指挥。

  91日下午,杨森从万县调来杨培元执法大队,在杨培元的指挥下,以白登基团为先锋,向石柱县城进攻。官军在旗山用小钢炮向城内猛烈炮击,致使北城门在炮火中倒塌,引发大火,烧毁北门一带街房100余间。为了避免殃及居民,张庚白及时指导“神兵”撤离县城,分头向华峰、天泉方向转移。官兵乘势入城,不问青红皂白,肆意杀人抢劫,城内处于一片混乱之中。逃到陈冲坝躲避的知县王熙白,被杨培元以渎职罪查办。

设伏龙骨寨 追杀白登基

  92日,李宽文听从张庚白的建议,率领“神兵”从华峰、天泉转移到山势险峻的龙骨寨,一面派人就近筹集粮草,一面安排各队休整。

  龙骨寨位于天泉与三汇的交界之地,距石柱县城25公里,海拔在1600米左右,峭壁凌空,直插苍穹,周围沟谷纵横,森林密布,古松垂悬,只有一条羊肠小道绕行顶峰。寨门依壁而建,陡峭如悬梯,具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险。寨顶平坦,明朝初年在此建庙宇,数百年来香火繁盛,往来香客络绎不绝。

  97日,白登基奉令率两个营的官兵从县城出发,经六塘坝,过三汇场,前往龙骨寨清剿“神兵”。白团进至寨脚,遥见寨顶及周围山上旌旗招展,就命部众朝山上开枪开炮,顿时枪炮声震野,硝烟弥漫群山,土石随弹片而横飞,树枝伴寒光而折断。打了约一个时辰,却不见“神兵”迎战。白登基以为经过此番狂轰滥炸,“神兵”不死即伤,即使有幸存者也逃走了,便命部队登山前进。行至半山,忽见寨上有人影晃动,又令炮兵开炮,掩护部队攻山。埋伏在山上的“神兵”旗手谭仁金,撑旗杆的手指被弹片击伤,忍无可忍,便扯下旗帜,丢了旗杆,举刀扑向靠近的官兵。李宽文见状,大吼一声:“童子起了,杀呀!”一马当先,挥刀冲入敌群。埋伏在山寨后面的“神兵”齐声呐喊,奋不顾身,举刀扑向官兵。在陡峭的山地里,官兵没有招架之功,更无还手之力,直杀得官兵尸横遍野,丢枪弃械,落荒逃命。白登基在寨下见部众溃不成军,恼怒异常,令督战队朝溃逃的官兵射击,喝令溃军抵抗。但兵败如山倒,那里拦得住。正在震怒之时,忽见前后左右一大队“神兵”举刀扑来,慌忙翻身上马,纵马狂奔,从原路往县城方向逃去。李宽文指挥“神兵”追杀到乱窑坪,方才吹笛收兵。白登基单骑逃回县城,损兵折将,被杨培元锁拿,解回万县后被杨森关押。

遭遇两汇口 击溃龙焕章

  李宽文率“神兵”在龙骨寨反清剿大捷后,令土老坪、下路坝、五斗坝等地的“神兵”返家,并将从白登基团缴获的枪支弹药随意带回,然后与谭治本、马新天一道回到三汇乡土老坪休整。

  为配合中共丰都县委在崇德举行的农民大暴动,石柱县特支遵照省委的部署,动员李宽文率“神兵”参加。李欣然应允,返回利川召集精干“神兵”500余名,于927日赶到磨刀洞,参加了3000多人的武装暴动誓师大会。928日,在农暴总指挥陈光鑫、党代表甘雨苏率领下进攻观音寺,处决了罪恶累累的大恶霸冉子祯等7人,攻占了丰都县团防局南区分局长郎瑞丰的大本营,104日,又攻下了丰都县要塞栗子寨。1010日,军阀杨森派杨明率官军围攻农暴大军,经过三天两夜的浴血大搏斗,农民军终因武器低劣放弃栗子寨,并分散转移。

1012,李宽文率利川“神兵”撤出栗子寨,转移至石柱县江池镇两汇口的一个拐弯路段时,与杨森派往栗子寨镇压农暴大军的龙焕章旅突然遭遇,双方展开激烈的白刃战。李宽文挥舞大刀,高喊:“杀呀!”众“神兵”奋勇争先,冲入敌群,直杀得天昏地暗,鬼哭神嚎。由于龙旅是毫不知情之时仓促应战,被突入其来的“神兵”杀得屁滚尿流、落荒而逃,溪沟边、稻田里,到处堆满了官兵尸体。龙焕章骑马在后队压阵,被败退下来的溃军将后队冲散。正要组织反击时,突闻背后枪声大作,杀声震耳,被闻讯赶来的三根树农民赤卫队夹击,惊魂未定的龙焕章只好率部仓皇逃窜。

19297月,人称李大菩萨的神兵总理李宽文,与贺龙红二军团第三特科大队党代表黄子全一道带领200余“神兵”,进攻渝东石柱县黄水坝。黄水河边有一块平坝,这里易于整队集合,又利于在河(今黄水月亮湖)岸两边山上扎军,此后人们就称为将军坝。同年8月,“神兵”和石柱进步组织“八德会”组织共500人,从黄水河将军坝出发,前往石柱县石家坝攻打大地主、三区区长王家泰,一路从桥家沟,一路从华头嘴,一路从大梁分兵三路攻打王宅。激战中,李宽文中弹负伤,因伤势过重不治而死。“神兵”队被黄子全率领的红二军团收编,在利川小河一带开展游击战。后来将军坝被人工湖——月亮湖水淹没,后人们为纪念神兵总理李宽文,就称此地为将军坝(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