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鑰佸尯鍙茶瘽
 
60年前渝东南剿匪大战
 
发布时间:[2014/5/25]
 

难忘岁月铮荣    珍惜幸福生活

 

激战马鞍山

 

—再现60年前渝东南剿匪大战

 

题记:虽然过去了60年,硝烟散尽,但巩固红色政权、构建和谐社会,仍是一项艰巨的任务。本文记述的,是新中国建政之初,地处西南边陲渝、黔、湘、鄂四省、市边区结合部的秀山,大型剿匪战斗纪实。

 

激战马鞍山

 

地处西南边陲的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是渝、黔、湘、鄂四省、市边区结合部。地势险要,险象环生,情况复杂,匪患丛生,历来为兵家必争之西南重镇。1949117,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司令员刘伯承、政委邓小平,率部解放秀山时曾说过:“这个地方要准备在大军过后打游击。”此后严酷的剿匪斗争,印证了这一英明预见。

匪势严峻 阴云密布大西南

194911月,中国人民解放军以排山倒海之势席卷大西南,西南边陲要塞的秀山迎来了解放。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对旧军政人员宽大为怀,凡弃旧图新、改恶从善,愿为人民事业出力者,都一律予以信任。而国民党秀山县长李琛、杨卓之等,顽固坚持其反动立场,誓与人民为敌,不甘心精心构筑的西南反共基地的失败。

12月初,国民党第八区专员庹贡庭,召集酉阳、秀山、黔江、贵州松桃、沿河等地土匪头目,组成川黔湘鄂人民救国军。委任秀山土匪头子杨卓之为该军笫八纵队司令。杨卓之回秀山后,网络各路匪首熊子云、简国安、陈光佩以及地主、恶霸、流氓、惯匪、国民党残兵败将等,组织反革命土匪武装达39股、4000人枪。

这些人背景复杂,与封建势力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一有风吹草动,就会蠢蠢欲动。他们并不甘心失去的天堂,乘人民政权刚刚建立之际,妄想卷土重来,暴动夺权。那些坚持反动立场的国民党官吏、豪绅、地主、恶霸、顽固不化的游兵散勇、惯匪流氓,结伙组成反革命武装,上山为匪。

这些土匪倚仗人多势众,意欲与我新生的人民政权抗衡。他们肆意破坏道路交通、通讯设施,阻止群众交公粮,攻打血洗各级人民政府,杀害工作人员、农协会员和解放军官兵。当时,群众既痛恨土匪,又害怕土匪,既渴望剿匪,又担心遭匪报复,不敢得罪土匪。而土匪则得寸进尺,乘机威胁群众,扬言谁敢减租,参加农会,当民兵,就杀谁的头,烧谁的房子。群众更加害怕,共产党召开群众大会,很多人不敢来,减租分谷,白天挑回云,晚上又偷偷挑还给地主。有些青年秘密参加民兵组织,父母骂,老婆闹。

一时间,匪势十分猖狂,群众苦不堪言。

边区剿匪:九五团进剿渝东南

为了巩固新生的人民政权,清除匪患,中共涪陵地委、川东军区决定:增派军区作战部队九五团,会同酉阳军分区一团,协助秀山军民剿匪。组建秀山剿匪指挥部,全面开展军事进剿经过近半年的追剿和驻剿。秀山境内各路土匪遭到沉重打击,杨卓之的第八纵队溃不成军。

195085,杨卓之、李琛去贵州出席土匪武装沿婺会议,加入“川黔湘鄂人民自卫军”。他们回秀山后,召集各路土匪组建秀山人民自卫军,裹胁9000多人枪。并精心策划马鞍山反攻,并有恃无恐向我军全面反扑,在马鞍山战线与人民解放军决一雌雄。

马鞍山:军匪激战主战场

马鞍山战线,从龙凤马鞍山主阵地经清溪、贵图至官庄、红岩一线,约25公里,既属产粮富庶区域,又是秀山县城的屏障地带。主阵地以西是秀山通往贵州甘龙、沿河的咽喉要道。

激战前,李琛、杨卓之同贵州国民党327师师长彭景仁、328师师长蔡世康、松桃土匪头领陈友瑞、高竹梅一伙,在马鞍山主战场集结1500多人枪,轻重机枪19挺,六02门,指挥部设在马鞍山以南的佛山。

兵力分布:马鞍山以南龙塘坡、大环路一线主攻阵地,匪前线总指挥刘正清率部千人待命;西侧正面战场,匪首杨晋川率200多亡命徒打主攻;北侧客寨坡,匪首陈友瑞率本部200多匪徒打接应;从南、北、西三面对我人民解放军龙凤守军,形成钳制包围势态。

离马鞍山主战场8公里处的清溪栏杆洞,匪首简国安率300多人枪埋伏,阻断县城增援;匪首熊子云,带匪徒埋伏于秀城东面官庄、红岩一线,与潜伏在贵图附近的陈光佩匪部相呼应,伺机攻取县城;在龙池妙泉沿川湘公路一线,匪首石维涛率部占据有利地形,以阻止来自人民解放军酉阳龙谭的援兵,并捣毁电话线路,截断通讯联络。

我人民解放军剿匪指挥部,根据敌人准确情报,对敌人险恶阴谋早巳洞察。于是,酉阳军分区政委梁岐山,亲临秀山督战。一营教导员王恒珍,与二营营长李有才,具体指挥这场战斗。

人民解放军对兵力和战术,作了周密布署:仅龙凤主阵地,就集中了第一、第二两个营的兵力。其兵力分布是:两个营大部兵力摆到马鞍山一线;另作三路分遣:一营二连驻扎贵图,预防北路土匪偷袭县城;二营一个排驻守清溪,与龙凤区中队协同作战,阻止南路匪徒串犯,保护区公所安全;另一个排埋伏于客寨桥头,监视阻击客寨坡匪徒。

火力侦察:解放军进入阵地

195092,我军实施第一作战方案:引蛇出洞,火力侦察。首先派出一个排,保护群众去马鞍山西侧田坝抢收稻谷。在与匪枪战中,一名解放军战士英勇牺牲,但也摸清了敌人的火力点,收稻群众安全撤离。

93深夜,王恒珍奉剿匪指挥部命令,率部奔袭回星哨,夹击攻打县城的陈光佩匪部。

富有多年作战经验、曾是大别山抗日英雄的二营营长李有才,料到敌人将很快发起进攻,再次调整兵力:以一个排埋伏于平江河南岸的孔家院,千丘田一线;一个排在马鞍山东侧的黄泥坡、营盘懂、龙凤场街各分驻一个班,各配一挺重机枪;两门八二炮、两门六0炮对准大环路一线敌军主力;一个排正面攻击马鞍山;其余兵力为机动。

人民解放军各处兵力,在拂哓前己全部进入阵地。

穷追猛打:逼近敌匪前沿指挥部

天刚麻麻亮,李有才先发制人,带领一个排冲过马鞍山,抢先占领马鞍山前卫阵地木鱼堡。

待匪首杨晋川带领200多匪徒,狂呼滥叫进入我军射程时,突然一阵猛烈扫射,击毙敌分队长杨玉坤等三人,击伤中队长杨德宣等十多人,众匪徒纷纷逃窜,首先打退了敌匪正面进攻。

李营长抓住有利时机,率部折回马鞍山,令各处伏兵转守为攻,向龙塘坡、大环路一线之敌主阵地猛打猛冲。同时,轻重机枪、火炮齐鸣。

倾刻间,枪炮声、呐喊声、军号声响彻山野。

在重机枪、火炮轰击掩护下,排长栾进岗率一班战士,朝龙塘坡敌人盘距的营盘疾进。

在靠近敌人营盘时,栾排长中弹牺性。

战士们英勇善战,终于在打死打伤10多个敌人后,占领营盘阵地。敌人凭险据守的干水源、烂水源阵地,同时也被解放军攻下。

战斗迅速向敌匪杨卓之前沿指挥部逼近。

战斗激烈:杨卓之疯狂反扑

杨卓之一伙见我军全面进攻,疯狂发起反扑。

在杨柳塘、大环路、白鹤岭、观音山一线,居高临下用炮轰击,机枪直射攻击部队和龙凤碉堡。

我军以炮对炮,集中火力猛轰敌指挥所和机枪阵地。战斗空前激烈。

我军战士在干水源阵地,机智地把军帽戴在地里的树枝上,吸引敌人火力后,迂回靠近敌杨柳塘机枪阵地,一跃而起,打死敌机枪射手,占领阵地,控制白鹤岭敌指挥所左侧。

烂水源阵地的解放军,也从另一面逼近敌指挥所右倾。

观音山阵树地高竹梅部,见我军集中攻打白鹤岭指挥所,妄图偷袭龙凤据点,使我军腹背受敌,却遭到观音山大杉树边埋伏多时的区中队密集火力阻击,12个亡命徒命归黄泉。

全面反攻:硝烟弥漫马鞍山

 下午三时,我人民解放军前线指挥部发出命令:全面反攻,消灭还在顽抗之匪徒!

部队战士从三面强攻敌前线指挥部,开展白刃战。

顿时,机枪、大炮、手榴弹雨点般射向敌阵地,满山军号声声、硝烟弥漫。

一颗炮弹中心开花,炸死敌前线总指挥刘正清等三人。敌人失去指挥,乱作一团,纷纷溃逃。

我人民解放军占领敌杨卓之指挥所。

当马鞍山主阵地枪炮声传向四方时,在栏杆洞设伏的敌副总司令简国安,以为战事得手,指挥300多名匪军,分两路进攻我军清溪场据点。

刚到栏杆洞前的山堡边,遭到我军二营教导员郭福带领的一个排的猛烈杀伤,简国安腿部中弹,众匪军护驾逃窜;另一路经白路坡,迂回清溪场据点南面的匪徒,刚接近太平营,被我军一营增援部队击溃,抓获10多名俘虏。设伏窥视秀山县城的数千各路土匪,闻风丧胆不战而溜。

胜利大捷:军民斗志齐鼓舞

马鞍山激战,从94日凌晨开始到天黑胜利结束,共击毙土匪大队长前线总指挥刘正清和分队长杨玉坤等125人;伤敌副总司令简国安、中队长杨德宣等101人;缴获轻重机枪、步枪等各种枪支60多支;俘匪32名。有力地粉碎了敌人妄图攻占秀山县城、负隅顽抗的迷梦。

马鞍山激战的胜利,极大地鼓舞了秀山军民的斗志。

此后,秀山开展了大规模的清匪反霸斗争,杨卓之、简国安、陈友瑞等顽匪纷纷落入法网,受到人民的惩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