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鑰佸尯鍙茶瘽
 
红三军入石二三事
 
发布时间:[2014/5/25]
 

                  

阅读提示:

19295月,红三军在贺龙、关向应的率领下,从洪湖苏区迂回到鄂川边。为了扩大游击区,贺龙命第三特科大队长黄子全带队入川,在今重庆市石柱革命老区的双河口(枫木乡)、冷水溪(冷水镇)、万胜坝(黄水镇)等地打游击。红军进入石柱县,通过广泛发动群众,宣传土地革命政策,打富济贫,团结黎家坝“八德会”和黄水坝“神兵”等农民革命武装,分化互解敌对势力,建立联合统一战线,沉重打击了国民党地方反动势力,点燃了革命斗争的熊熊火焰。

 

(一)游击双河口   震慑李茂生

 双河口(今枫木乡)位于渝东革命老区石柱自治县东北部边缘,东与湖北省利川县鱼龙等乡接壤,西距石柱县城73 Km,因地处三箭溪与大鱼溪汇合处而得名。此地山大林密,沟壑纵横,从前是四川通往湖北的古驿道和“川盐销楚”的必经之地。民国初年设乡,尔后又设边贸市场,是川鄂边境上较为繁荣的小场镇。

 双河口山高皇帝远,民团团首李茂生,便是这川鄂边境上的土皇帝。其父李二克,靠贩卖盐起家,后办团练,充任团首,利用权势狂妄霸道,横行乡里,无恶不作,百姓对其恨之入骨。1927年秋,有杀父之仇和夺妻之恨的高庄坪乡民向天柱、红庙子乡民冉瑞明2人前往黎家坝“八德会”总部哭诉,并带会兵袭击双河口,杀了李二克及一家7口。李茂生当晚在白洋塘赌钱未归,闻讯后仓惶逃往万县,投身军阀杨森名下。适逢杨森正招兵买马,李茂生投其所好,夸海口承诺为其招一个营的兵,被破格委任为少校营长。李茂生趾高气扬地返回双河口,正神气十足地在川鄂边招兵买马时,不料杨森因争地盘被军阀刘湘打败,只好败兴地将杨森给他的30余只枪,在双河口办起了民团,又拿钱在县团防局买了一纸委任状,当上了团首。有枪就是草头王,自当上了团首,便在盐道上设关卡,强收商贩过路钱,还对辖区百姓强征税赋,占山夺田,恃强凌弱。短短几年光景,李茂生家业大发,田租已达1000余石,山场2000余亩,不仅成为当地收租大户,而且是川鄂边境飞扬跋扈的地头蛇。当地百姓见他张狂胜过其老子,咒他不得好死。便为其作了一首山歌传唱:

李老爷呀真霸道,恃强凌弱超二克;

老天那日降报应,五雷轰顶门灭。

    19277月中旬,黄子全受贺龙派遣,率特科大队60余名红军战士从利川鱼泉口进入双河口境内,在红庙子、邓家坝、枫木台等地发动群众,袭税卡、打土豪。仅李茂生设置的税卡在1月之内被拔掉3个,损失银元近100块、枪支10余条。红军的到来使李茂生危机四伏,惊恐不安。特科大队的旗号是贺龙红二军团,而贺龙在前不久已率部攻下与双河口毗邻的利川汪家营,杀了多年来欺压百姓的土霸 王李长青,其威名早已远播鄂川边。李茂生自知手下的30几号人枪,在当地吓唬老百姓绰绰有余,而要动刀动枪与红军硬碰,岂不是拿鸡蛋往石头上砸。打,只能是自取灭亡;逃,又舍不得抛家弃业。无奈之下,严令团丁日夜防守,自己却拖家带口龟缩在碉楼里,昼夜不敢出门,惶惶不可终日,生怕红军前来攻打。当地百姓看在眼里喜在心里,编了一首山歌形容其狼狈:

         李大团首不咋样,干人面前逞豪强;

         红军来了吓破胆,缩进笼子心发慌。

      红军通过侦察,了解到李茂生的心理状态,便托老乡给李茂生捎话,言明再不勒索百姓,不与红军为敌,红军可以不进驻双河口场,但前提是开仓放粮,捐出300石粮食救济贫苦百姓度夏荒,同时为红军资助大洋300块作军资。否则,3日之后将进攻双河场。李接信后,权衡2日,无可奈何地对杨师爷说:“大丈夫能屈能伸,为使双河场百姓免遭涂炭,我李某人就暂且忍让一回罢了!”次日便委托师爷带上大洋300块,到枫木台向红军告饶,表示绝不与红军为敌,乞求红军别攻打双河口场。为表示尊从红军所言,还打开粮仓,将350余石粮食交红军分发给了群众,在邓家坝买了两头肥猪慰劳红军。当地百姓敬仰红军,编了一首啰儿调广为传唱:

             红军那个舍,英雄汉啰喂。

             不费一枪嘛啰儿,镇阎罗哟喂。

 开仓放粮舍,济贫困啰喂。

 李爷口吞嘛啰儿,苦黄连啰喂。

李茂生不得已用钱粮消灾,实属兵少将寡,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红军撤离后,又在辖区强行摊派,购置武器弹药,扩充实力。

19307月,李茂生亲率团队到鱼池坝,配合国民党陈兰亭部万伦团“围剿”四川红军第二路游击队;同年8月,又在王家坝配合国民党陈兰亭部张晓平团“围剿”四川红军第三路游击队,亲手屠杀红军游击队指战员多人,欠下了一笔笔血债。当年冬,李茂生与石家坝大团阀王家泰争地盘吃了亏,便挑唆张晓平团灭掉王家泰,被王家泰派族弟王家斌将其伏击暗杀。

        (二)剑指黄水场   向大林借道

      黄水坝以其场镇边的小溪——黄水河水呈黄色而得名。它位于石柱县境东部,距县城68Km,是川鄂两省往来之咽喉。此地山场广阔、植被良茂,以盛产黄连而闻名于世,有“中国黄连之乡”之美誉。来自全国各地的药商,往来于川鄂之间的马帮,靠下苦力背盐销楚的力夫络绎不绝,是石柱县最为繁华的重镇之一。人们羡慕黄水场镇繁荣,编有一首顺口溜形容其富庶:

       川鄂重镇黄水场,方圆百里就数它;

 人来客往升财快,可恨都进富豪家。

时任黄水乡长兼民团团首向大林,通过其父办团练起家,时下有50余人枪,撑红吃黑,强拿卡要。两代人的经营,年收租谷超1000石,置有山场1000余倾,年收黄连5000余㎏,商铺连批,坐收渔利,在川鄂边区是大豪强之一。当地百姓形容向大林有钱有势,编有一首顺口溜:

   黄水有个向大林,父子两代黑财忙;

    买通上司当乡长,撑红吃黑太猖狂。

向大林虽说在黄水坝是土霸王,但并非石柱县东北部的老大。在军阀割据、豪强称雄的时代,团阀之间也存在明争暗斗,甚至明火执仗为争利公开冲突。与黄水坝毗邻的石家场大团阀王家泰,手下有200余人枪,其势力远比向大林强悍。王家泰不时依仗势力,将手伸向毗邻乡镇,在他人辖区强征税赋,勒索乡民,搞得四邻鸡飞狗跳、不得安宁。当红军在黄水坝一带频繁活动时,向大林也心惊肉跳,生怕红军前来找麻烦。正当向大林惊恐不定时,王家泰却派部属到向的辖区强征捐款,向大林亲赴石家场与王论理,结果反被王奚落。向大林忍无可忍,便派亲信前往万胜坝与红军接洽,想借红军之手而泄愤。黄子全见向主动来联系,也认为是分化团阀势力的好时机,便按约定前往青杠坪与向大林面谈。在洽谈中,向愿意为红军在钱粮、弹药及情报等方面提供必要的协助,望红军助力铲除或削弱王家泰的势力。黄子全则承诺,只要向大林不干扰红军在其境内的活动,拿出一部分粮食救济百姓度夏荒,红军打王家泰时必须借道,就不会袭击黄水场镇。双方达成共识后,向大林给特科大队送去大洋500块、步枪5支,子弹500发、马尾弹20枚,还开仓拿出400石粮食济贫。万胜坝一位老者首次见向大林如此慷慨,编了一首顺口溜讥讽向大林:

 向爷素来耍威风,遇到红军大不同;

         亲手奉上银和枪,只为借刀除塌凶。

当红军攻打石家坝团防队时,向大林派亲信带路,并借道让红军从黄水场镇过境。后来,向大林与王家泰之间的矛盾在国民党石柱县政府的协调下得以和解,便于次年7月亲率团队配合国民党陈兰亭部万伦团在鱼池镇袭击四川红军第二路游击队;8月又配合张晓平团在王家坝西乐坪“围剿”四川红军第三路游击队;19346月又率团队在冷水乡竹子营围攻川边鄂红军游击总队,屠杀红军指挥员,大肆搜捕我党地下工作者,犯下了不可饶恕的滔天罪行,全国解放后被人民政府镇压。

 

   (三)奇袭石家场  攻打王家泰

石家场位于石柱县东北部,距县城60㏎,是三区区府所在地。此地物产丰富,钱粮富庶,是大团阀王家泰经营多年的老巢。据传明代一石姓石匠在此修建石拱桥,桥成人亡,人民为了纪念他,因而将此命名为“石家坝(场)”。

黄子全率特科大队在双河口、黄水镇一带活动时,先后结识了黎家坝“八德会”派往黄水坝吴家院子操练会兵的分队长谭祥禄、谭祥寿和川鄂边“神兵”领袖李宽文在石柱的门徒、双河口马道子的冉光滋、黄水回面坡的冉广寿等头领。为了打击团阀势力,黄子全在吴家院子与谭祥禄、谭祥寿、冉广滋、冉广寿议定:3路人马联合起来,合力攻打石柱县东北部大团阀王家泰。

王家泰堪称石柱东北部最大的霸主,也是最大的富豪,其家庭之富有、政治和军事实力之雄厚,在川鄂边区是独一无二的。其祖父王明典,在成都为官多年,是石柱县晚晴时最大的宦官。其父王盛景,靠祖上余荫买田置地,年收租金2000余石。到了王家泰这一代,靠实力明夺暗抢,兄弟3人田连阡陌,仅王家泰就年收租谷2000余石。王家泰靠办民团扩张势力,最盛时拥有250余人枪,是石柱县3大团防之一和装备最精良的团防武装。王家泰是“义”字号袍哥大爷,又兼任石家镇长和3区区长,有钱有势,强占民田、欺男霸女,无恶不作,是川鄂边区百姓深恶痛绝的大恶霸。

王家泰家宅原本在石家场。后来听风水先生说,据场镇3㏎之遥的姚家院子是方圆百里最佳的风水宝地,便与姚家相商,愿出高价购买,但姚姓人家虽是穷家小户,却死活不肯给王大人面子,一再坚持不卖这块祖业。恼羞成怒的王家泰,便把姚家安了个通匪罪名,将其一家老小抓到镇公所关押起来,折磨得死去活来。姚家无奈,只得以宅房赎身后逃亡他乡。王家泰得到了这块风水宝地之后,便大兴土木,在姚家院建了一座占地5000余㎡的2幢3层洋楼庄园。1923年黎家坝“八德会”武装起义后,派会兵夜袭王氏庄院,同时焚火将庄园烧毁。两年后,王家泰又在原址重建,比原房更高雅堂煌,在石柱东北部独一无二。王家泰深知树敌太多,为了安全防患,便在庄园的右侧用大青石条砌了一座5层高的碉楼,除顶楼外,各层四周都有铁栅栏窗和射击孔。他属下的团防大队,除2个中队驻守石家场镇外,还留1个中队为其看家护院。王家泰出门,不是骑马就是坐轿,前呼后拥的亲兵达40余人,耀武扬威,不可一世。3区百姓对王家泰恨之入骨,有人编了一首山歌形容其霸道:

    三区土豪王家泰,势力彪悍独一方,

 不择手段抢民田,欺男霸女太猖狂

1929818午夜,黄子全按事前商定的方案,自带特科大队从万胜镇出发,借道黄水场,在向大林亲信的向导下,经三块石直插石家场,向驻守在镇上关帝庙的两个团防中队进攻。拂晓时,特科大队悄无声息地将关帝庙团团包围。黄子全命1名战士越过围墙,打开关帝庙大门,战士们鱼贯而入,对熟睡在两厢的团队投掷以密集的手榴弹。睡梦中的兵丁被炸得血肉横飞,不死即伤。没死的来不及穿衣拿枪,赤身裸体朝庙大门奔逃,被守在大门两侧的红军战士用密集的火力击毙。厢房里、院坝内,横七竖八地躺满了团防兵丁的尸体。不到半个小时,驻扎在关帝庙的两个中队兵丁皆被全歼。只有住在镇公所的一中队长王洪寿,听到隔壁关帝庙传来激烈的爆炸声,情知不妙,在2名贴身亲兵的保护下,翻窗跳入后园菜地,慌不择路地朝王家泰庄园逃去。黄子全命迅速打扫完战场,带着缴获的枪支弹药,马不停蹄地向王家泰庄园进发。后来乡民得知王家泰的这两个团防中队尽数被,编了一首罗儿调传唱:

石家团防舍,作恶多哟喂;

  狐假虎威嘛啰儿啰,刮民财哟喂。

红军天降舍,石家场哟喂;

 一夜之间嘛啰儿啰,灭孽障哟喂。

当黄子全率特科大队从石家场向王家泰庄园进发时,“八德会”分队长谭祥禄、谭祥寿率200余名会兵,从吴家院子出发,经老房子、乔家沟抵达王家泰驻地,从庄园正面发起进攻;“神兵”领袖李宽文及弟子冉广滋、冉广寿率200余名“神兵”从回面坡出发,经铧头嘴过大梁子,在同一时间到达,从庄园东南面进攻。然而就在特科大队袭击石家场关帝庙的团防中队时,激烈的爆炸声早已惊醒了熟睡中的王家泰,正在惊疑时,从镇公所逃回的王洪寿失魂落魄地跑来报告,说场镇已被“棒老二”袭击了,请王家泰快速应变。而就在此时,3路人马已抵达庄园,火把通明,喊杀声震天。惊慌失措的王家泰,急忙带领护院兵丁保护家小躲进碉楼,声嘶力竭地挥着手枪命兵丁向外开枪射击,阻拦向碉堡进攻的人群。黄子全见状,便命在碉楼周围架起事先准备好的云梯,战士们头顶用水浇湿的棉被,冒着枪林弹雨,向碉堡发起强攻。守楼兵丁则用钢叉从窗内一次次将云梯推倒,使进攻受阻。李宽文见状,单膝跪地,一声大吼:“白马将军,刀砍不动;枪打不进,杀呀!”手持一把大砍刀,飞身登上云梯。当攀登到第4楼时,被困守碉楼的兵丁击中头部,跌落下地,顿时昏迷过去。黄子全见久攻不下,恐邻近团防前来夹击,急令撤退,并率部护送李宽文返回利川。在撤退时,冉广滋命“神兵”在庄园四下放火,熊熊烈火又一次将王家泰庄园化为灰烬。周围百姓见王家泰苦心打造的庄园再次被焚毁,兴奋不已,作了一首罗儿调四方传唱:

 红军攻打舍,王家庄啰喂;

 家泰落魄嘛啰儿,缩碉楼哟喂。

 可惜庄园舍,值千金哟喂;

 一夜之间嘛啰儿,变成灰哟喂。

王家泰凭借碉楼侥幸保全了性命,但损失了两个中队和庄园,元气大伤,事过许久仍心惊胆颤,发誓要报仇雪恨。19308月中旬,四川红军第三路游击队奉命东进鄂西。在王家坝西乐坪休整时,王家泰纠集各地反动武装,配合国民党陈兰亭部张晓平团“围剿”,屠杀红军游击队指战员1000余人。这个双手沾满革命者鲜血的侩子手,全国解放后被人民政府押到老房子(解放后原石家乡粮站)镇压。( 乐 哈正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