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鑰佸尯鍙茶瘽
 
硝烟弥漫秀山城
 
发布时间:[2018/9/10]
 

 

——边城秀山解放建政剿匪斗争纪实

 

题记:地处共和国西部边陲的秀山,是渝、黔、湘、鄂四省、市边区结合部。地势险要,匪患丛生,历来为兵家必争之西南重镇。1949117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司令员刘伯承、政委邓小平,率部解放秀山时说:“这个地方要准备在大军过后打游击。”此后惊心动魄的剿匪斗争,印证了这一英明预见。

大军过后,众多土匪卷土重来,与我新生的人民政权抗衡。他们破坏交通、通讯设施,阻止群众交公粮,血洗各级政府,杀害工作人员、农协会员和解放军官兵,人民政府被迫转移。秀山,成为全国唯一第二次解放的县城。原秀山县副县长、政法委书记宿成清,西南服务团干部李治武、文代贤等人,亲身回忆建政剿匪往事,再现60多年前那场急风暴雨般的红色革命。本文记述的是当年腥风血雨剿匪斗争生涯,警醒后人:红色政权来之不易!

西南边城:迎来亲人解放军

1949117日,由刘伯承、邓小平率领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先头部队(3兵团1236师)到达县城,宣告秀山全境解放。1121日,张贴(秘字第一号)布告宣布秀山县人民政府正式挂牌成立,成为四川省第一个县级新生人民政权。

在秀山凤鸣书院二野指挥部,刘邓首长召见就任的县委书记于吉仁、副县长汤吉震。邓政委讲:“现在地方武装活动猖獗,你们要做好上山打游击的思想准备。为了安定民心,尽快出布告,布告就以县长的名义出,老百姓不知道你那个政委是干什么的(当时书记称政委)。”为解决经济困难,刘邓首长留下两箱大洋。

据西南服务团来秀山接管政权的李治武的回忆,刘伯承、邓小平到达秀山的当天晚上,他到养路段小楼上看望李达参谋长,问刘邓首长住哪里,李达参谋长说他们住在学校里面,我带的资料多就住在这里,好看资料、地图。西南服务团另一成员文代贤回忆,到达秀山同一天的下午,接到通知,刘邓首长要接见准备上任的书记和县长。刘伯承夫人王大姐,回忆到达秀山的当天下着小雨,没有进城,就住在公路旁边的一所学校里。他们在秀山住了一个晚上就离开了,沿川湘公路北上重庆。

秀山县人民政府布告:秘字第一号,奉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政治部电令内开:“兹任命于吉仁为秀山县县长、汤吉震为秀山县副县长。除呈报中央人民政府核准任命外,仰该员先行到职视事为要。”等因奉此吉仁、吉震遵于19491120日到职视事,特此布告周知。此布,县长  于吉仁;副县长  汤吉震;公元19491120日。

刘伯承、邓小平离秀赴重庆,仍惦记秀山各级政府和人民。土匪活动十分猖獗,加之地处边远山区,通往区、乡和周边地区的通讯线路大部分被土匪破坏,处于弹尽粮绝的境地,刘、邓首长决定从空中支援秀山。19504月中旬,一天上午9时接到通知,下午1时许飞机飞抵秀山县城西门新飞机场上空,由北向南,由南向北,飞行二次,投放物资12箱,其中银元3箱,子弹7箱,药品2箱。在当时处于最困难的关键时刻,雪中送炭,解决了燃眉之急。刘、邓首长对秀山关心、指示、支援,对政权的巩固、局势的稳定、解决经济上的困难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匪患猖獗:各路土匪烧杀抢劫

秀山刚解放时,地方残余势力与土匪武装活动猖獗,境内东西南北的地方反动势力各霸一方,气焰十分嚣张。1949年末,留任的梅江乡伪乡长杨秀宏发动叛乱,杀害了梅江区中队副马岳斌等2人;195016日,贵州松桃县普觉区匪首高竹梅率匪徒1000余人,洗劫梅江,放火烧毁梅江大半条街;1950120日,溶溪区留任伪乡长陈光佩发动叛乱,杀害溶溪区委书记兼区长罗秋田、副区长宋建刚等11人,放火烧毁区公所房屋;全县7个区,除中和、清溪、官庄3个区外,都遭到土匪袭击。

在形势非常紧急关头,县委、政府果断决定在土匪即将攻打县城的前夕,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于1950130日凌晨,率领县大队和机关干部1000余人,实行战略转移。先向东南方向出发,行至官舟后转向北经红岩、官庄向酉阳龙潭方向进发。原收编的民众自卫总队34中队在官庄叛变,3名军代表惨遭杀害。在行至美翠大岩头又遇到土匪的阻击,经过短暂激烈的战斗击退了敌人,直奔酉阳龙潭。当时撤退时间紧急,有几名干部未接到撤退通知,各自出走躲蔽。

县城失陷:4大匪首卷土重来

县委、政府元月30日转移后,131日,杨卓之、袁文述、陈光佩、简国安4大匪首就裹协万余匪众攻打县城,县城陷落后,县贸易公司被抢劫一空,共损失886亿元(旧币),其中库存现金损失3100万元,大宗商品、食盐14827斤,棉花9900斤,洋纱119坨,细布53匹,桐油94426斤,大米206243斤。

1950210日,湖南原国民党暂编2师师长周燮卿率领匪徒400余人,进驻秀山县城,谋划建立“湘黔川鄂忠义救国军总司令部”,并委任杨卓之、熊子云为正副师长,共谋“推荐”秀山县长,导演了一场复辟闹剧。

再下决心:坚决清除匪患

1950216日,酉阳军分区在龙潭成立秀山剿匪指挥部,由酉阳军分区参谋长赵梁才任指挥长,县委书记兼县长于吉仁任政委,于217日在赵梁才指挥下,率领军分区一团、秀山县大队和转移到龙潭的机关干部,从龙潭出发,行至酉阳县的苦竹后,分溶溪、妙泉两路进军秀山县城。

次日拂晓发起战斗,一举收复县城,经过激烈战斗,共打死土匪58人,俘虏匪首周燮卿及其匪众共150余人,缴获电台电话各一部,步枪68支,手枪5支,子弹2300余发。紧接着在全县部署剿匪运动。11营驻清溪、龙凤,2营驻石耶,流动中平、吏目,县大队驻龙池妙泉,3营留守县城做机动兵力。

各个击破:打击土嚣张气焰

1950527,东路数股土匪聚集保安乡,拼凑成立“川、黔、湘、鄂人民救国军”,石维涛自任司令。195072日晚洪安区匪首邓吉斌组织暴乱,率匪徒1000余人围攻洪安区政府,对岸湖南茶洞驻军及时解救,区上干部突围过茶洞暂驻;龙池区也先后两次遭受匪首王西之、王正印的袭击,其中一次还以“捉肥猪”的形式抓走龙池下街李银匠家媳妇押至宋农乡水田坝关押起来。820日,以伪县长李琛、县参议长杨卓之为首,纠集贵州松桃甘龙区匪首陈友瑞,在甘龙土墩坝的板盘山召开会议,成立“秀山人民自卫军”(又称9路军),李琛任总司令,杨卓之、陈友瑞、简国安任副司令,熊子云任参谋长。会上还任命了秀山东西南北的土匪指挥官,东边由洪安区大板乡(现川河盖)伪乡长王西之为秀东自卫军副司令兼二纵队司令,南边由简国安任司令,西边由杨卓之兼任司令,北边由陈光佩任司令。

穷追猛打:解放军威猛无比

9月,人民解放军100团进入秀山协助剿匪。94日驻龙凤部队在龙凤乡马鞍山与杨卓之匪部激战,击溃土匪1500余人,打死土匪大队长刘正清及匪众共125人,击伤土匪司令简国安等101人,俘敌32人。

1950917日,酉阳军分区设秀山前线指挥部向人民解放军95团、100团、分区直属部队和酉阳、秀山独立营发出汇剿土匪的命令。1020日,宋农乡1000余群众活捉“川黔湘鄂边区人民自卫军”纵队副司令袁文述。

1117日,解放军137连与群众,在溶溪甘溪沟活捉土匪自卫军副司令陈光佩。同年1118100团与酉阳军分区直属警卫连在洪安大板乡左右眼洞活捉秀东自卫军二纵队司令王西之。121495团在钟灵乡老凤阶与当地群众搜山活捉匪首简国安。同月29日,峻岭乡农协会30余人在该乡的东坪搜山时,用乱石将伪县长、土匪自卫军总司令李琛打死于山洞中。

发动群众:宣传教育深入人心

为配合部队剿匪,19501122日,县委组织农村工作队,宿成清与同期在农训班学习的罗国志、罗国凡、杨秀全、青干班的杨利江、李明见、田谷广、王昔等被分配到工作队,由县委宣传部长宋方圃、龙池区副区长王田心带领,到宋农、石堤配合100团开展剿匪、反霸、减租退押、建立乡村政权,首先建立石堤乡人民政府,由工作队王昔任乡长。

几个月后,各村组建农协会、武装队、妇女会、儿童团等群众组织,广泛深入发动群众,宣传清匪反霸、减租退押政策,突出宣传“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首恶必办,协从不问,立功受奖”,号召广大群众揭发检举,反复宣传“凡是参加过土匪的人,都要向政府登记”,群众很快就发动起来,形成检举揭发热潮。

政策感召:众多土匪投案自首

在政府政策威力感召下,土匪纷纷放下武器,向人民政府自首登记,部份匪首也主动投案自首。事隔不久,根据群众举报,在宋农乡黄花溜一个山洞里活捉匪首李怀文,缴获长短枪9支和朱砂(原抢县贸易公司物资)几大袋,用小木船运回石堤工作队驻地,对匪首李怀文教育释放,令其戴罪立功。事隔不久又在该乡水坝村抓获伪乡长杨晓洲。

几天后宿成清、杨秀全、罗国凡派驻该乡的岩板溪和龙板栗,一天晚上,该村恶霸地主土匪大队长蔡德全,亲自率领匪徒100余人,步枪几十支,重机枪两挺,骡马1匹,来工作队投案自首。经教育后留下武器,其人员全部释放。

不几天,又抓获该村反动保长冉隆科。同月驻大溪部队与群众一道抓获土匪支队长黄正尧。住了一段时间,宿成清与工作队的田谷广调往该乡的猫儿岩村,抓获恶霸地主周胜伦、李秀益父子4人。事隔不久驻大溪乡部队击毙号称“川黔湘鄂剿共总司令”杨树成夫妇,并将杨的头送石堤街上悬挂数日示众。同年126日,驻保安剿匪部队94团及1000余名群众在保安乡的下溪沟搜山时,击毙匪首石维涛。

从重从快:严惩罪大恶极匪首

41日,驻秀山剿匪指挥部临时军事法庭,第一次在城南飞机场召开各界人士代表大会,对罪大恶极的反革命分子、美翠乡伪乡长陈筱竹和官庄反动地主杨惠之,因阻截攻打向酉阳龙潭转移的县大队官兵和机关干部等罪行,被判处死刑。

19501124日,秀山军事法庭在南门广场召开第二次公审大会,宣布枪毙匪首袁文述、陈光佩、王西之、周南清4名罪大恶极的匪首。紧接着在全县范围内先后杀掉一批罪大恶极的反动势力的骨干分子。在石堤第一批枪毙的有匪首伪乡长杨晓洲等4人。紧接着第二批枪毙的有匪首蔡德全、黄正尧、李怀文,大溪乡伪乡长黄其文等9人。同一天在保安乡召开公审大会也枪毙了几名罪大恶极的匪首。在押赴刑场的途中匪首董超挣断绑绳逃入深山老林之中,经发动群众搜山未获,至今下落不明。

胜利果实:硝烟散尽迎新生

经过几个月发动群众清剿,土匪的嚣张气焰被镇压下去,从而保证清匪反霸、减租退押、基层政权建设顺利进行。据统计,从剿匪反霸、减租退押开始,到1951410日,全县减租退押,清匪反霸运动基本结束,全县共斗争恶霸地主679户,占地主1408户的44.8%。共清出中队长以上匪首368名,敌特325人,未自新登记的匪徒549人,收缴地主和民间武器有轻机枪1挺,长枪1070支,短枪52支,冲锋枪3支,土炮1350门,刀矛10229把,手榴弹87枚,各类子弹9833发。全县农民自卫组织不断壮大,农民协会会员增至142200人,占全县总人数的39.2%。建起乡、村人民武装自卫队338个,队员人数4358人。